作者 主题: 社会的分工合作(ASIC)才是带来人类富裕的基础  (阅读 14 次)

离线 bitimmigrant

  • Administrator
  • Hero Member
  • *****
  • 帖子: 535
在一些人的想象中,自由市场就是一个黑暗森林。所谓分工合作只是富人对穷人的欺压,强人压榨弱者,贪婪的资本抢劫穷人的储蓄。他们宣称自由市场是一种社会达尔文主义。
他们相信只有一个拥有垄断绝对权力的中心组织才能阻止这些欺负和压榨,才能阻止贪婪的资本抢劫穷人的储蓄。但这些人最大的错误是自由市场並不是这样运作。他们所宣称的欺负,压榨和抢劫都只存在于他们的想象之中。

奧地利经济学者米塞斯在他的《人的行动》给予自由市场和分工合作的正确理解。自由市场並非像社会达尔文主义说的是富人和穷人的斗争,也不是强人与弱者的斗争。而是一个主要的平台让所有人合作,使到所有人得到更美好的生活。

如果没有自由市场和分工合作,每个人都只能过独立自足自给的生活。每个人都只能吃自己种的食物,只能使用自己生产的工具。他们的生活中没有自来水,没有电力供应,生病没有医生药物。他们的生活绝对到达霍布斯说的孤独、贫困、污秽、野蛮又短暂生命的状态。但自由市场和分工合作把人类从孤独贫困中解救出来。

我们生活中使用的商品绝大部份都不是自己生产出来的。衣服,食品,手机等等没有一样是个人自己能生产出来的。简单如一件衣服都是通过大规模的社会分工合作而制造出来。而这种大规模的社会分工合作往往是夸过地域,种族,国家等等的限制。
但这种大规模夸越地域,种族和国家限制的分工合作卻从不需要一个垄断绝对权力的中心(CORE)去协调和计划。

事实上当你买一件衣服时,你肯本不会知道布料是那个国家生产,衣服在那个地方和谁人制造。你只会知道这件衣服是很多人在不同的地方和时间互相分工合作而生产出来。没有了这种分工合作,你就不可能买到这件衣服。同样的在货币领域,并不需要一个中心的CORE去协调,人们会根据自己的需求以及需要去对整个世界进行改变。

正如米塞斯说分工合作是社会基础现象,而对应社会分工合作正是人与人之间的互相合作。经验告诉我们人类的互相合作的社会比独立自给自足的社会更有效率和生产力。自然的规律已经决定了分工合作可以提高每个人的产出。

同时米塞斯指出分工合作在自由市场的作用下不单给富人和生产能力较強的人带来好处,也对穷人和弱者带来好处。米塞斯使用李嘉图的比较优势定律说明富人也有意愿和穷人分工合作。
强人同样意愿和弱者分工合作。而在分工合作中,任何一方都是必然得益的。否则双方在开始时就不会愿意合作。其实道理不难明白。富人开工厂,自然不可能把所有工人的工作一个人做完,但也不会找其他富人来做工人。所以最好的分工合作伙伴白然是穷人。

当然在这分工合作中,富人负责承担商业风险,而穷人只是收工资负责生产货品。这在整个BCH社区表现的非常明显,并且比特大陆,微比特,COINGEEK,NCHAIN,BITCOIN.com等公司也在不断谋求同持币数量少的人的合作。这本身就已经在验证分工合作在无中心系统中的自行无差别组织现象。

正如斯密在《国富论》中说分工合作的程度取决于自由市场的大少。当自由市场不断扩大,社会的合作的程度也会变得更精世。例如在一个打火机包括很多零件。如果自由市场不夠大,一间工厂可能需要生产全部零件。
但如果市场足夠大,一间工厂可能只需要生产一种零件。不同工厂生产不同零件。但所有这些決定並不需要由一个拥有垄断绝对权力的中心去决定。所有市场参与者可以从市场的价格反应而作出自己的决定。

总结来说,自由市场和分工合作是一个去中心化的分散知识制度。而不是由一个拥有垄断绝对权力的中心去计划和决定每一个市场参个一者应该做什么和如何分工。

去中心化(decentralization)並非自由市扬和分工合作的一个表面特征,而是自由市场和分工合作的内核基础并且是在自由市场和分工专业化合作下的必然现象,这一特质无需某个人去维护或强行保持,而是在自由竞争市场和分工专业化合作下,必然会由自然规律维持的特质。所以,专业化(ASIC)本质也是自由市场的一个组成部分。

文章来自行走的翻译C